您的位置:

首页>科学幻想>文学部员的阅读催眠-Ⅱ

文学部员的阅读催眠-Ⅱ

 阳光普照

  今天,我也一如以往撰写着短篇小说。

  坐在眼前的女性用跟平常无异的正经表情细阅着我刚刚交出的小说。

  但是我知道的这个女人,这位白泽学姐——是个超级变态。

  昨天学姐展示的变态自慰远远淩驾我的想像,一边舐弄磨蹭着硬挺的乳头跟
阴蒂,一边用手指猛插自己的阴户,还一边娇嚷着种种淫语,一边幻想自己被男
人强姦到达绝顶。

  ……虽然说起来很那个,但是最初遇上憧憬的学姐时,我只用那个身姿当配
菜就撸了三发有多。

  当然,知道学姐这幺不堪的一面,我完全没有因此讨厌她,甚至对她抱有更
高的评价了。

  知道学园偶像不为人知的一面,不禁令我沈醉在优越感中。

  这世界里能够让我感到这幺幸福的也只有学姐了吧。

  所以我现在就要姦了她——


     *****     *****     *****


  「呼嗯……我看完了。工藤君执笔突然变快了呢?居然只是隔两天就写完新
的小说了。而且,在我看的时候,也已经在準备新作品的撰稿了吧?」

  「是的,最近突然灵感涌溢,现在超想写小说的!」

  多亏学姐甚幺的实在说不出口。

  反正说了也不会懂的。

  「虽然写得快是好事,不过要留意有没有错别字跟缺漏喔?你看,例如这个
段落——」

  学姐读破之后一如以往的进入反省环节。

  可是,在我看来错字漏字也已经怎样都好了,因为只要对学姐表达到『我的
小说的世界』就够,反正也没打算让学姐以外的人看文。

  ——昨晚拼命赶稿的关係,这次被指摘的部份比平常要多。

  错字,缺漏,描写问题,小说被指导得千疮百孔了;不过,故事本身并没有
甚幺古怪,学姐最终还是好好的把小说给看完。

  「啊,学姐抱歉,今天班主任叫我到教员室找他……我可以离开一会吗?」

  对学姐那悠长的添削开始感到烦厌的我强行插入话题。

  「啊啦,是这样吗。没问题的。」

  「抱歉,我大约30分钟左右就能回来了。那幺我离席一下。」

  说完,我就站了起来,打开部室的大门,用学姐能够听见的声量说道。

  「『别管我了』。」

  然后,我并没有走出走廊外,就这样关上大门,留在文学部室里。

  然而,学姐却没有任何反应。

  她的眼睛跟昨天一样陷入了混浊之中。

  这是催眠成功的样子。

  似乎,今天也很顺利呢……

  今天的小说是这样的:

  《少年工藤雄太常常被父母责骂,因为被干涉太多了,很恼怒地说出「别管
我了」。然后,父母就开始无视少年。少年本来高兴不再被干涉,可是很快就发
现自己被所有人无视了,不管作甚幺都没被察觉,就算怎样叫喊都没有反应。本
来还在逞强的少年很快感到因为寂寞,大哭起来。最后,他对父母道歉「真是太
对不起了!」之后,存在就再度被感知到,也理解到被父母关爱的幸福。》

  ——就是这种蠢逊了的故事。

  存在被无视期间,痛揍讨厌的家伙,对方虽然会感到疼痛却不会察觉被谁人
作了甚幺事;就算之后存在无视解除了,对方也不会记得期间被作的事情。

  对我来说是单方面的好康之事。

  当然,这小说里面也没有任何工口成份。

  那幺,既然学姐已经没法察知我的存在,先来看看我不在的时候学姐到底会
作甚幺好事吧?

  「……嗯~~!」

  学姐坐在椅子上双手高举伸懒腰。

  毕竟维持同一姿势那幺久,应该也倦了吧。

  「呼……很久,没有这样独自待在部室了呢……」

  学姐瞄了瞄四周低语着。

  为了认识学姐才参加的我一直都没有缺席过,对她来说这应该是半年来久违
的私人时间了吧。

  「他刚刚说30分钟左右回来了呢……好。」

  学姐似乎因为我不在而有点高兴。

  这当然不是因为她讨厌我,而是想在独处时『做』某些事……是这样对吧?

  我守望了一会,学姐就浮现了很愉快似的笑容,作出跟我预想无异的行为。

  「……哼嗯~……嗯♥♥」

  哼着鼻歌,她伸手摸向自己那对敏感度爆满的棉花糖巨乳,看起来真的相当
愉快啊。

  ……独处起来就马上开干,到底是多喜欢自慰啊学姐?

  「嗯♥♥ 啊啊……果然在部室自慰特别舒服呢……♥♥ 贱屄很快就湿了♥♥」

  在学姐眼中似乎在这里自慰是别具一格的事。

  因为我的加入而没法做,想必忍得很辛苦呢,今天务必要狠干一番啊。

  「呼呼♥♥ 贱屄已经湿成这样了……♥♥ 不快点高潮的话,工藤君就要回来
啦,今天马上就来抠屄吧♥♥」

  学姐理所当然似的打算在我离席的30分钟内进入绝顶。

  无疑,只是爱抚乳头就会高潮的敏感学姐直接爱抚肉穴的话,30分钟要高
潮也不怎幺难……我不禁冷静地分析起来。

  我现在为甚幺能这幺沈静地观察美少女自慰的春情场面,想必是因为昨天已
经看过学姐自慰的关係,那个光景可是有够强烈的啊……

  比起来,现在这种只是隔着衣服揉乳头搓肉穴,只是小孩子玩意。

  「呼……♥♥ 呼~♥♥ 要更,更激烈……♥♥」

  学姐的手逐渐激烈起来。

  因为她坐着自慰,从我的角度看就会被长桌挡住,她抚弄下身的手完全看不
清楚。

  嗯……机会难得,把桌子挪开吧。

  我把桌子拉到墙边。

  当然,学姐没有察觉桌子被拉开,也没对此抱有疑问。

  因为眼前碍事的长桌消失了,学姐现在就在部室正中央坐在椅子上自慰,看
起来有点蠢。

  我把视线的高度移到学姐的膝盖附近。

  视线正面是学姐的肉穴,以及刺激着它的纤指。

  往上望的话,就是摇荡阵阵乳波,棉花糖似的丰硕巨乳。

  这完全是特等席啊。

  「……呼呼♥♥ 如何,工藤君?有好好看着我抠屄吗?」

  「——!?」

  她对我说话了!!难道她察觉我的存在了吗!?

  为甚幺!?催眠该不会被解除了!?

  对学姐的叫唤感到无比惊愕,但我很快就发现自己弄错。

  学姐没有望向我,而是望向『我』……也就是我座位本来的位置。

  「这就是真正的我……在部室里偷偷自慰的坏女孩喔♥♥ 呼呼♥♥ 可以继续
看我羞耻的地方喔?」

  学姐空洞的双瞳一如以往地盯着我平常坐着的位置。

  学姐恐怕是对『工藤的虚像』说话,妄想着自己『正在对着工藤展示自慰的
样子』来自慰而已。

  也太变态了吧!虽然我早就知道!

  「啊啊,肉棒都已经变得那幺大了……感到兴奋了吗?是因为看到我自慰感
到兴奋了呢?毕竟工藤君一直都在偷看我的胸脯呢♥♥ 工藤君很着迷的胸脯,是
这幺柔软的喔♥♥」

  被发现了啊!

  我的确是不时偷瞄学姐的巨乳,可是你居然早就知道了吗!

  而且在学姐的妄想里我还已经硬挺挺的样子,嘛现实中的我本人也是早就勃
旗致敬就是。

  「肉棒,在颤抖着呢?好想射精嘛?每天都在偷看我的淫贱奶子,偷偷撸动
肉棒悄悄地咻咻射精嘛?每天都要我嗅到臭死人的精液味嘛?今天就特别让你看
着我自慰,光明正大的撸着射啰?我想看着工,嗯♥♥ 工藤君射精的样子抠屄抠
到高潮喔♥♥」

  连撸管都被发现了——!?

  咦,不是真的吧?连那幺细微的事都察觉到了?

  糟糕脸好像烧起来一样羞愧啊这……我以后要怎样面对学姐啊……

  ……仔细想想我掌握了学姐更加羞人的秘密啊。

  大家都知道对方在部室偷偷自慰了呢。我们的关係真是歪七扭八啊。

  正因为以为我不在这里,学姐放胆地诉说下去,似乎她有一边自言自语一边
自慰的习惯。

  「嗯♥♥ 工藤君的肉棒好粗壮♥♥ 一跳一跳的♥♥ 来吧,看着我撸!拿我当
配菜撸管啊♥♥」

  学姐的脑内工藤君似乎是个巨根,令我有点高兴。

  可是,脑内工藤君只是看着学姐自慰在旁撸管就很爽了,现实的工藤君可不
会因此满足喔?

  是帮个一把的时候了。

  首先来把学姐脱光光吧。

  学姐应该也很想把制服脱掉,一边吮乳头一边自慰,但是在顾虑我30分钟
后就会回来,要花时间善后,所以才自重起来的吧。

  可是你其实不用在意这些事啊。

  我一直都在的啊。

  我亲自动手开始脱掉学姐的制服,她不但没有发现被我触碰身体的事,也没
对自己衣服被脱下来这个状况感到违和感。

  外套,衬衫,裙子,然后是内衣,学姐的衣物一件件被我脱下。

  因为她即使被脱衣服也在继续自慰让我花了点功夫,不过我还是把她剥个精
光,让学姐浑身一丝不挂。

  顺带一提,学姐今天的内衣是不起眼的纯白款式,可能是考虑到有体育课所
以就没穿那种色色的内衣吧。

  遗憾。

  根本没发现自己身无寸缕,学姐继续摸弄胸脯跟肉穴,但是很快就感到不对
劲的样子。

  「……啊啦♥♥ 总觉得,胸脯比平常更加舒服♥♥ 喔哈♥♥ 好像直接摸上去
似的♥♥ 难道是因为在想着工藤君吗……♥♥」

  不愧是变态自慰狂,明明没察觉自己被剥成全裸,却因为乳头传来的快感不
一样而抱持违和感了;嘛,没有将这原因判断为自己没穿衣服,而以为是因为妄
想配菜不同而更加兴奋,还真是学姐才有的想法啊。

  现在她已经没有抚摸肉穴,而是用双手揉捏乳头。

  要是因此让她对幻想着我的事来自慰这个作法有更高评价的话,我也是深感
荣幸哪。

  那幺,昨天作不到的事就在这时候弥补吧。

  今天就算怎样触碰学姐的身体,她都不会察觉,那幺我就好好享用一下这副
美妙的身体吧。

  首先是那吸引视线的棉花糖巨乳!

  「喔喔!好柔软!」

  「呜噫!♥♥ 怎幺,胸脯忽然♥♥♥♥」

  这世界上居然有那幺柔软的东西……我的手掌也不能一手掌握啊!

  我特地迴避掉乳头的部份,不让手指触碰过去,从别的位置搓揉那对香嫩的
双丘。

  这是为了不让学姐的手指离开乳头;虽然硬来也不是不行,可是我也要尊重
学姐的意愿去玩弄她的巨乳。

  最初我的动作很温柔,然后慢慢的因为忍耐不下去,开始用力抓捏。

  「喔啦!看我捏烂这对淫贱大奶!」

  「呜嗯嗯!不要!胸脯要被捏烂啦!」

  她的嘴巴在叫嚷拒绝,但是完全不是这回事哪。

  在我开始用力揉捏的时候,学姐就主动用力拉扯着乳头,彷彿要把它们扯下
来似的粗暴地虐抚自己的巨乳。

  似乎她很喜欢被疼痛地爱抚啊。

  「嗯啊♥♥ 胸脯比平常还要舒服♥♥ 工藤君在看吗♥♥ 你一直,在视姦的淫
贱大奶,能够被拉长成这样喔♥♥」

  脑内工藤君一定很兴奋了。

  「好想摸吗♥♥ 很想揉弄是不是♥♥ 我的淫贱大奶♥♥♥♥ 可是不行!我不会
让你摸的!工藤君就自己待在那里撸管吧!能够随意玩弄我这对淫贱大奶的,就
只有未来的老公喔!♥♥♥♥」

  对不起,我不是你老公,但是我已经在搓了。

  学姐似乎启动了甚幺变态化的开关,脑内的妄想也随之加剧起来。

  「嗯呼呼♥♥ 差不多想射精了吗?可是比我高潮早射的话可不行喔♥♥ 比学
姐更早高潮可是学弟失格的呢!」

  喔,居然来这招?

  为了令脑内工藤君也大获全胜,就来抚弄刺激一下学姐吧。

  我拉开裤子的拉链,掏出早已硬梆梆的肉棒,今天还没暴发早洩的它现在可
是元气百倍啊。

  「学姐,我已经不想忍下去了,可以插进你的处女肉穴吗?要是不行的话就
要说不行喔?」

  「啊♥♥ 啊♥♥ 今天胸脯太舒服了♥♥ 骚屄,骚屄开始寂寞了喔♥♥♥♥」

  好,没说不行。

  这跟同意没两样了对吧?

  学姐也貌似好想被插穴舒爽一番的样子,我就来让她舒服吧!

  我把肉棒对準了学姐的膣口——然后狠狠的直插。

  噗滋一声,肉棒就捅穿了她的处女膜。

  「……这就是,学姐的肉穴……!!」

  「唔叽——!好痛——!」

  噢,对处女来说这个呎吋的肉棒还是有点难受吗。

  不过,虽然说是处女,学姐这种自慰成狂的变态处女应该很好受吧?

  「好痛……!可是好舒服……♥♥♥♥」

  看。

  确认了学姐疼并快乐着,我就开始全力摆腰,啪啪啪的抽插起来。

  啊啊,学姐的肉穴怎幺会这幺舒服。

  带有无数细涩的膣壁,彷彿烧起来的滚烫膣温,不断挤拥榨夹的膣压,这彷
彿只是为了取悦肉棒而生的肉穴绝对是个名器。

  从肉棒传来堪称暴力的快感,加上夺去这个难攻不落的圣女的处子之身所带
来的优势感,两种感觉在我脑中搅拌混合起来。

  绝对不会让你离开我!

  这女人是我的东西!

  终有一天要让你的身心都陷落于我,完全变成只属于我的东西!

  为了展示她属于我的事实,首先就在子宫留下烙印吧……以我的新鲜精液将
学姐的子宫腌泡成我的白浊色!

  「啊♥♥ 啊♥♥ 骚屄好爽啊!好像被大肉棒抽插着一样!工藤君快看!看着
我被妄想大肉棒噗滋噗滋的插翻,撸到爽爽射吧!♥♥♥♥」

  从刚才开始学姐就因为被脑内工藤君看着而超兴奋的。

  嘿嘿……似乎学姐不单是自慰成狂的变态,还是个有暴露慾的重M哪。

  这种无可救药的变态女人,我也不会抛弃喔。

  也只有我会一直爱着这样的学姐了。

  所以学姐……能接下我的精液受孕吗?

  「要射了!学姐!在一无所知的现在任我排泄精液然后受孕吧!!」

  我猛烈地挪腰抽插。

  「唔唔唔唔唔唔!要高潮了!要被工藤君视姦着高潮了喔喔喔!♥♥♥♥♥♥」

  挤出咕嘟咕嘟的声音,我享受着人生最舒畅的绝顶,在学姐的子宫里喷洒出
忍耐已久的精液;承受着『在热恋的女人体内肆意排泄精液』的至高悦乐,我将
至今为止蓄积最多的精液都射进去。

  同时,学姐似乎也绝顶了,身子激烈地后仰并颤抖起来。

  子宫被精液直接沖刷的未知体验,似乎让学姐深感满意的样子。

  反正学姐都在妄想自己被男人强姦了,梦想成真也肯定是相当高兴的吧?

  我搂着失神起来的学姐,享受着她娇软的身体跟带着热情的体温……

  ……啊对了。

  抱了一会我才想起,我有『礼物』要送给学姐呢。

  从口袋里拿出了那个东西,我替学姐戴上了『它』;这可是我一直在妄想哪
天可以送给学姐才特意买下的好东西呢。

  戴上『它』的时候,学姐也露出了疼痛的表情,不过反正她那幺重M没所谓
的吧。

  我稍为往后退开,欣赏了一下她戴上那玩意的模样。

  嗯,很速配,学姐看起来更棒了。

  学姐的『乳头』戴上礼物后看起来更加娇豔,散发着比平常更为夺目诱人的
彩光。

  在她因为绝顶的余韵而颤抖时,我的礼物……『乳环吊饰』也跟着她硕大的
胸脯一起摇晃起来。


     *****     *****     *****


  在那之后,我就替她穿回衣服,打开大门等待学姐醒来。

  发呆一会后,她便逐渐回复成平常的神情。

  「真是太对不起了!」

  确认她的状态之后,我才喊出用来解除存在无视状态的关键字。

  「啊,工藤君,你回来啦。比想像中晚了些呢。」

  「嗯,稍为耽误了些时间……没想到会花上整小时……」

  「嗯……我不介意的。我也正好想一个人作点事情,所以时间刚刚好。」

  学姐的眼神回复了平常的光亮,倒映出我的身姿。

  那让人无法联想到刚刚激烈的自慰性交,一本正经的回答,让我不禁涌起了
恶作剧的心。

  「学姐,我有问题。」

  「……请问是甚幺呢?」

  学姐的双眼再度汙浊起来。

  「刚刚的自慰感觉如何啊?」

  「……最棒了♥♥ 感觉就好像被真正的大肉群抽插一样,是到现在为止最兴
奋最舒服的自慰……♥♥」

  学姐用满面的微笑回答我。

  嘿嘿,被这幺称讚我也很高兴啊。

  只看到这笑容,只怕不管是甚幺男人都会落入情网吧?

  而我则是佔有这个女人的唯一一个男人。

  然后。

  然后——我将会把她的『一切』都牢牢捏在手掌心。